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去天外 > 第三十三章 铁板
    听到一句“公子爷”,屋子里“嗡”一声,众人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公子本来专指诸侯之子,后来用滥了。

    连远古时期大名鼎鼎的战国四公子,也只有信陵君和平原君名副其实。春申君根本不是宗室,孟尝君实际上是公孙而非公子。

    不过,尽管用滥了,也不是啥阿猫阿狗都能够被尊称一声“公子”。要不财雄势大,要不就是读书人。

    当然,年轻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五六十岁的老公子只会让人笑掉牙,成了羞臊话。同样道理,七八十岁的老王子只会让人觉得可怜,而不是威风。

    少年的面庞微黑,衣衫又土又糙,连做小厮恐怕都是经常在太阳底下跑腿的最低级那种。他若是公子,自家岂不成了相国?

    但“公子”之后,再加上了一个“爷”字,非比寻常,意味深长……没看到,平日为虎作伥的几个捕快,机智地板起了面孔。

    对方恐怕不是吃素的,而是扮猪吃老虎的……

    李化见捕快们不理睬自己打招呼,眨巴眼睛,愣住了。

    妈的,太阳打从西边出。几个巡街的小喽啰吃了豹子胆,敢跟本公子甩脸色。

    再一瞅赵甲,也不认识,可衣裳质地却很考究,是高级货。郡城中,谁家的奴仆能让捕快屁颠屁颠跟着?

    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瞎跑什么,也不陪我们逛一逛街。”

    李化的面孔剧变,想起了一位令他闻风丧胆,庆幸没资格入人家法眼的“女侠”。

    五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董淑敏、马翠花快步在前,小香、小兰紧紧跟随,五步之外还吊着一个东张西望的老头儿马空。

    “嘻,这里居然有个赌场……什么味,难闻死了。”

    董小姐的脚下略一踌躇,小香小兰立刻像小燕子一般飞跑,旁若无人地把剩余的几扇窗户捅开,让空气流通。

    一名脑子不太灵光的壮汉想在主子面前表现,一边咋咋呼呼嚷“喂,喂……干嘛?”,一边横着膀子去拖小香。冷不防旁边的捕快一个箭步跨出,一肘击打在他胸膛。

    那条壮汉痛得躬起腰抚摸胸口,翻眼皮上觑,结结巴巴道:“王,王哥,你不认得我啦?前几天还请你吃过饭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捕快一听急眼了,劈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搧过去,骂道: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八道,谁认得你这王八蛋!”

    其他看场子的壮汉见了,再蠢也感觉出事情不太美妙,吓得小鹌鹑似的踮起脚尖,默默朝人堆里蹭。偏偏那些赌客今日的胆子特肥,一把将他们搡开。

    议论声小心翼翼飘出。

    “谁家小姐呀,这么威风?”

    “郡城除了董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侠肝义胆,国色天香,巾帼不让须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今儿个开眼界,有好戏瞧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化见此一幕,脑瓜里“嗡嗡”乱响,青白的面皮骤然苍白,嘴皮子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天游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马翠花一溜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啥事……翠花姐,你这身衣裳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信天游微微一笑,心想,郡城真是一个神奇地方。马翠花才呆两天就变文雅了,“天游天游”地喊。再呆两天,会不会吟出诗来?

    “是董小姐叫人订做的,给你也弄了好几套。噫,她人呢?”

    马翠花转过身子,只见人群夹道中,董淑敏仪态端方,目不斜视。一步才迈出半尺多点,生怕踩死蚂蚁,急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待款款行至二人面前,她微微一福,轻启朱唇,道:

    “信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信天游吓得一哆嗦,赶紧打住话头,问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感觉不舒服,发烧了?不对呀……进化一号不应该产生这么大的副作用,连说话都不清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清白呢!”

    董淑敏柳眉一竖,气哼哼道:

    “还不是爹要我客气点,不准小天小天的乱叫……喂,小天,这是怎么回事?好大一摊血,地上还绑着一个大活人,赌场改黑店了?”

    见董小姐恢复正常,信天游松了一口气,把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董淑敏一听两眼放光,凑近咬耳朵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还有这本事?王城有个乐游坊,咱们去赢它几十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信天游无可奈何道:

    “注意重点,先把这里的事情了结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重点……姓李的,好大狗胆。”

    董淑敏手按剑柄,杏眼圆睁,大有一言不合就开砍的架势。

    李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,今儿出门不看黄历。强作镇定深施一礼,上半身几乎与赌桌平行了,低声下气道:

    “李某实在不晓得,信公子是郡守府的贵宾。误会了,请董小姐见谅……其实,李某早觉得‘豹子通杀’不公平,当然算赌场输。除了赔付三十二两外,特备下纹银一千两赔罪。今晚在醉仙楼摆三桌接风洗尘,希望信公子不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,基本上都是成年人了,为什么惧怕董小姐这样一个少女?

    除了人家势力大武功高,关键是不按常理出牌,不计后果,不怕捅破天。杀人好像还没听说,但被她打伤的纨绔,都能从南城门排到归化寺了。

    况且,董小姐身份特殊,谁敢冲撞?她打你可以,你打她就不行。

    而民间又最欢迎这样的义举,经常敲锣打鼓感谢。

    董郡守对此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除了女儿确实占理外,他就是想管,也未必管得了。

    栖云城内,身份最尊贵的不是镇南将军,也不是郡守,而是董夫人。

    “哼,开赌场的真有钱,出手就是一千两,我一个月的例银也才五两……小天,你说怎么搞?我爹昨天交代了,只要是你说的,就必须不折不扣照办。”

    董淑敏望向信天游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连大名鼎鼎的董小姐都不是话事人,唯少年的马首是瞻。莫非他是一国王子,又或者真人子弟,游戏风尘?

    李化哈着腰,心里叫起了撞天屈。

    直娘贼,这么大来头还穿得破破烂烂,拿着一块铜板调戏俺们市井小赌场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!【本站网址:www.novelgod.com顶点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