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武侠之神级捕快 > 《武侠之神级捕快》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刀魔踪迹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项央虽然恨不得立马提刀宰了易飞玄和易国辛叔侄,却也不盲目行动,至少不能光明正大的来,否则和大周闹掰,对他也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便一如对付定州的都指挥使向东,作为玩弄权柄,常规法律无法裁决的特殊阶层,便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来使他们伏罪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态说是掩耳盗铃也好,说是自我欺骗也好,项央都不在乎,他想了,便会去做,且有能力去做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将已经心神不宁的年轻捕快挥退,项央坐在玉椅上沉思片刻,再次询问道,

    “刚刚的事情真伪且不去说,现在易国辛总捕在哪里?”

    项央自出了一线天,马不停蹄往定州而去,接着忙于查案,始终不曾收到这里的消息,所以并不知道易国辛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心中杀机四溢,现在已经想要寻找易国辛的下落,准备找个机会下手,然后栽赃到魔门的头上,谁让魔门和他不对付呢?

    “回大人,自从那次易总捕与宁总捕发生争斗后,易总捕便被虎王调离这里,听说是去执行一项极为特殊的任务,走了已经有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苏保保肥脸上苦涩一笑,捂着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冒出的油脂,体胖未必心宽,他的心眼就不大,所以经历了刚刚的事情,有些紧张与忐忑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这项神捕和虎王的关系,他作为苏家之人,又是边州实权总捕,怎么会不清楚?别说他真的不知道易国辛的下落,就是知道,也万万不能透露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走了?走了也好,倒是干脆。”

    项央略一思索,便知道一定是虎王得知了易国辛在相州的所作所为,又见到自己证道天刀,害怕自己对他不利,所以提前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转移,让自己找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这既是一件坏事,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所谓坏事,就是想在偌大的十九州之内寻找一个有心隐藏的天人强者,所要耗费的时间,金钱,人力,精力,是难以想象的,尤其是神捕门高层有心庇护的前提下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不过狗改不了吃屎,易国辛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也不是甘于隐藏之辈,隐藏是一时的,早晚会忍耐不住,露出马脚,何况项央曾经折辱他,对方必定想要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好事,就是侧面印证了今时今日项央的身份,地位,武功已经今非昔比,哪怕虎王这等雄霸天下多年的老牌证道也不愿意和他直接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项央依稀记得当初在神捕门天刑台上,他碍于虎王在侧,没有直接斩杀易国辛,而是将之狠狠折辱,换做现在的他,恐怕就是另一种结局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先略过去。

    我再来问问你们第三件事,魔门在相州的情况如何?仔仔细细的说一遍,不要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提到魔门,在场神捕门人脸色都是一正,或许旁人眼中这个曾经的邪恶势力已经洗脱黑暗与污秽,正常的行走在阳光之下,只有他们知道,这不过是一种假象罢了。

    “情况不是很乐观,自圣武皇帝陛下册封了魔门三个宗主,原本分散在地下的魔门支脉都蠢蠢欲动,不断的招收江湖上的武者为己所用,现在已经在州内形成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小团伙,这还是看得见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据我们暗中调查得知,刀魔一脉的左尊者早已经潜伏在相州,暗中收服了为数不少的中间势力,组成了一个神刀会,声势不大,但影响不小,已经初具规模。

    这件事暂时还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,第五家族也派遣了高手暗中盯着神刀会,只是碍于魔门的威势,始终不敢插手。

    现在还好说,但继续这么下去,早晚会出大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魔门的动作,纵然苏保保这样明哲保身,以算计见长的人也不由得面露忧色,只因魔门闹的事情实在不小。

    先是不知给皇帝灌了什么**汤,使得自古以来就是邪门歪道的魔门成了与佛道两家并立的国教,招惹不少人非议。

    然后这样的魔门不思悔改,在有了护身令牌后大刀阔斧的招收门人,传播教义,甚至打压与自己作对的势力,最后竟然谄媚惑上,提出什么长生计划,简直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魔门大方向的变化,单单处于相州的魔门,如今就成了一股不小的祸害,相当于恐怖分子有了正经的身份,成为合法化的怪物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苏保保还着重介绍了一下刀魔一脉的情况。

    相州主要的魔门势力就是以刀魔一脉的左尊者为首。

    传闻此脉宗主已经证道魔刀,手下有两大尊者,十二护法,实力极为雄厚,根本不是表面没有任何证道高手存在的相州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这左尊者行事不算低调,但因为背靠大山,便与易国辛一个德性,不知收敛,不知忍耐,一味的嚣张跋扈,虽然名声不显,但要命的事情不少做。

    除了苏保保,其余神捕门的高层也是一阵叽里呱啦的补充,事无巨细,大大小小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总结起来就是大势不变,但魔门积聚实力,以待天时,恐怕有不轨之心,这些早已经呈报给神捕门总部,上头发话依旧按兵不动,结果就僵在这了。

    南凤兰和黄少雄两个听到这么多,终于对视一眼,眼神当中都有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之前在定州时,神捕门内也查到魔门疯狂扩张势力,招揽江湖高手,暗中也成立了统一的联盟势力,一如雍州的暗盟,相州的神刀会。

    以此类推,这样的情形是不是推及整个十九州呢?魔门莫非想要造反?

    不怪两人多想,实在是魔门的举动诡异,高筑墙,广积粮,缓称王,这是一条很容易想到,却不容易做成的路。

    甚至再想想,魔门会不会用所谓的天华宝液收买朝廷高官,腐蚀大周权贵?

    越想两人越觉心惊胆战,似乎隐隐抓住了事情本质。

    然而神捕门既然知晓,皇室自然不会一无所知,为何放任自流,始终不闻不问呢?这不是给魔门机会吗?

    哪有人会用自家的江山开玩笑?

    因此两人又有些不确定,只能压下疑惑,看向项央。【本站网址:www.novelgod.com顶点小说】